播客字幕:点击 这里 立即收听整集

我不了解您,但是我想属于的教会从来没有完全达到我实际上所在的教会的水平。事实是,对于神自称的人,我们不必经常费劲寻找批评的地方。从历史上看,当教会掌权时,它的表现与他们声称要跟随的耶稣的人几乎没有共同之处。当“终点证明手段合理”的哲学伦理统治着今天时,正确的动机很容易被操纵为错误的行为。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应该不信任权力,任何男人或女人为了自己的荣耀而寻求权力。有人说,对权力的野心自动使他丧失了所寻求职位的资格。如果过去是真的,那么今天是双重的。自互联网时代以来,我们所居住的政治和金融机构只有靠上帝的恩典才可以崩溃。

因此,鉴于所有这些,我们为什么要信任一个人造的宗教组织。知道上帝从来没有要求我们这样做会让您感到惊讶吗?如果您知道他绝不是一个牧师就任牧师,而是所有成员在上帝面前一视同仁,这会让您感到惊讶吗?实际上,《圣经》在雅各书中明确指出,上帝认为偏见是一种罪过。因此,如果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罪过,那么对上帝也是一种罪过。上帝不尊重人,但他尊重那些奉献给他的人。他确实尊重那些响应他的召唤并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大胆地来到恩典宝座的人。

上帝从来没有想过我们要信任另一个人。这就是为什么他给了我们圣经,如果男人和女人都愿意信仰地阅读圣经-相信上帝是他们的解释者-他们将为自己发现残存教会的真实识别标记,这一点也不难。但是,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为什么人们对真正的教会或残存教会的概念如此困难呢?剩余身份的复兴可以通过什么方式使今天的教会团结起来,并最终帮助我们为耶稣做好准备?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邀请了杰瑞德·瑟曼(Jared Thurman),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人:今天是播客的牧师,商人和企业家,与余下的神学讨论他自己的精神之旅,以及他为表达对现实的看法而做了什么教会一再倾向于轻拍自己,向世界说:世界在帮助世界上所做的伟大工作。